站内搜索:

以案释法

加油卡→赚钱卡→监狱卡


时间:2020-11-24 18:14 | 点击:

    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人开始选择用“充值卡”的方式去加油,方便支付的同时,也有更多的优惠福利。
    可在受到有车一族青睐的同时,加油卡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了……
    发现“新”功能,动了歪脑筋
    郝某海是某加油站的一名财务,因为工作需要,他与油卡充值系统的工程师沟通频繁,也因此掌握到很多相关的资源和信息。
    在2017年上半年的时候,他被调去做加油卡的核算管理和成品油的进货采购。在这个过程中,郝某海偶然发现该系统有一个“特殊调整”功能——可以通过后台设置,随意更改充值卡的数额。原本设立该功能的初衷是为了应对特殊情况,方便管理员对充值卡数额进行修改,但在平时工作中基本用不到。
    发现这个“秘密”后,郝某海大为震惊。他开始有意识地尝试,寻找“空手套白狼”的方法。偶然间,他发现很多加油站网点的管理员并没有修改初始密码,他操作了几次,发现大部分网点号都能进去。于是随便选了一家网点,创建一个新的管理账号,为一张过期的加油卡充值。为防止被别人发现,成功后他又把账号注销了。
    “这样网点的管理员就无法发现有人登陆,再说第一次我就是想试一试,觉得不一定能成功,就想等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问题,会不会被人发现。”郝某海交代。
    虚增假充值  折价真套现
    时间一天天过去,郝某海的心情从忐忑变成了欣喜。有了这一次的成功,他的胆子大了起来。
    他故技重施,一般几天就操作一次大额充值。从几万到十万,最多时甚至能充十二万。他将这些加油卡通过中间人(另案处理)以面值的92至96折不等的价格销售给黄牛(另案处理)来挣钱,后期甚至直接用黄牛提供的卡号来充值,一时间赚的是“盆满钵满”。
    核账见异常 虚增近千万
    2018年6月,因为公司系统提示资金异常,郝某海的行为才正式暴露。经过核算,公司发现系统中竟有10个地市的15个发卡点出现异常,累计被修改金颜高达1900万余元。
    发现这个情况后,该公司紧急冻结了这些预付费卡,冻结金额大约700万余元,剩余的资金先前已通过某联支付网上平台冲入了112张加油卡中,共计1190万余元。他们继续追查这些加油卡的消费记录,发现自2017年9月12日以来,这些卡在安徽、广西两省的18个站点和山东的5个地市的58个站点有消费记录,消费方式主要是在加油、购物和购买鲁通卡,加油卡上的钱几乎消费完毕,总共还剩40万左右。
    目前,造成的损失共计大约1190万余元。
    非法获暴利 判刑十五年
    2018年9月26日,公安机关以郝某海涉嫌盗窃罪移送至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认真梳理案件脉络,依法审查查明:
    2017年9月至2018年5月期间,郝某海在某公司,通过尝试登陆密码的方式进入该公司多个网点账户系统,将余额为0的充值卡金额修改后,再通过自助充值平台将充值卡金额充入加油卡中,后通过中间人(另案处理)以92至96折不等的折扣价销售给黄牛(另案处理)。郝某海先后179次修改113张充值卡,修改金额为1900万余元,其中充入加油卡中的金额为1190万余元,加油卡出售后被消费的总额为1150万余元。案发后,追回赃款880万余元。
    郝某海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采取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涉嫌盗窃罪。其盗窃数额应以对公司造成的实际损失额确定,因其充值后对外出售的加油卡最终被消费的总额才是公司的实际损失额。
    承办检察官还对辩护人提出的其涉嫌职务侵占进行解释,根据现有证据:该公司出具的证明及其相关工作职责说明,证实郝某海不具有接受公司资金及办理加油卡充值、修改数据等业务的权力,且不应掌握各网点管理员账户及密码,因此不具有职务便利,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日前,由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郝某海涉嫌盗窃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郝某海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同时,责令被告人郝某海退赔该公司经济损失267万余元。一审判决后,郝某海不服,提出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一篇:第十八批指导性案例 | 下一篇:没有了